享受孤独的人,才配拥有自由

01

庄子说:“独往独来,是谓独有。独有之人,是谓至贵。”

《庄子.惠子相梁》中有一个故事。

惠施在梁国做相国的时候,庄子准备去拜访惠施。

有个小人跟惠子说:“庄子这一来,是想取代您,当相国呀。”

惠施害怕了,立刻在国都搜捕了三天三夜。

庄子却一点没有害怕,直接去面见了惠施,说:

“你知道南方有一种叫做鹓鶵的鸟么?

它从南海起飞,飞到北海去,不是梧桐树不栖息,不是竹子的果实不吃,不是甜美的泉水不喝。

而此时,猫头鹰抓住了一只腐鼠,它仰头看着鹓鶵,发出‘喝’的响声来护住自己的食物。

而今天,你也用梁国来吓我么?”

生活中总有这样的人,他们并非一开始多么卓尔不群,但是他们清楚知道自己要选择的方向和目标。

不迎合,不随波逐流,不对自己不感兴趣的社交圈子抢融。他知道,唯有经营好自己,接纳自己,才能更加从容面对这个世界。

不合群,并不一定是让人更加优秀,但能够让人更加清醒,更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。

当我们不用被迫与他人进行对话,才能够有更多时间与自己的灵魂交流。因而,孤独的自由,让灵魂更加高贵。

02

作家萧红虽然只活了三十出头,但她却以有形的生命占据了前三十年,而以精神迁延着这后七十年。

她的童年是孤独,也许是天性,但极大部分的原因还是世情。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至今猖獗,更遑论萧红身处的时年。

她与父亲关系很冷淡,两人在家中几无可言。萧红在《永久的憧憬和追求》中写道:

父亲常常为着贪婪而失掉了人性,他对待仆人,对待儿女,以及对待我的祖父,都是同样吝啬而疏远,甚至无情的……

打我的时候,我就在祖父的房里,一直面向着窗子,从黄昏到深夜。

她与母亲亦不亲近,她说她害怕母亲。

关于母亲的记忆,纵是深刻,容量也有限。断然不能说姜玉兰不爱萧红,只是较之旁人的母亲,要复杂、隐晦得多。

姜玉兰去世后,家中总归需要一个女人操持家务。不久后,父亲娶了梁亚兰做第二任妻子。

继母总是不好当的。在萧红眼中,继母梁氏待自己客客气气,谈不上亲近。

人是何其复杂的动物!有时候,疏淡和伤害是极其缓慢和隐蔽的。

而最令萧红憎恨的是祖母。祖母范氏本来就深受封建思想荼毒,再加上幼子早夭,只得过继张廷举为儿子。

儿媳第一胎在范氏心中的地位更是举足轻重,可出生的是萧红,生日又在恶月恶日。凡此种种,都成了范氏轻视萧红的理由。

在萧红的记忆中,祖母甚至用针线扎过她的手指。最令萧红愤懑的是祖母对祖父的凶恶态度,这一切甚至可用“凶狠专横”来形容。

萧红的一生绝不说得上是幸福和热闹的,她坎坷孤独的一生短暂如一束呼兰河畔的红花,却凭借写作的激情燃烧了整个人生的冬季。

03

叔本华说:“只有当一个人孤独的时候,他才可以完全成为自己。谁要是不热爱孤独,那他就是不热爱自由,因为只有当一个人孤独的时候,他才是自由的。”

孤独是一种最本质最昂贵的自由。因为只有孤独的人,才能拥有真正的自我。我们生在世界是孤独的。这孤独是多么强大的存在,它不屑于成为你无病呻吟的措辞,而是你头顶之上笼罩万物的苍穹。

这孤独是上天的赏赐,不会带来什么,貌似也不会带走什么,但却在那惊鸿一瞬让我们看到了生命的伟大与荒芜。

余华《在细雨中呼喊》中有一段话:“我不再装模作样地拥有很多朋友,而是回到了孤单之中,以真正的我开始了独自的生活。有时我也会因为寂寞而难以忍受空虚的折磨,但我宁愿以这样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自尊,也不愿以耻辱为代价去换取那种表面的朋友。”

孤独往往也是自律的最高境界吧。减少或者远离没有任何意义浮夸的朋友,挤出时间,给自己创造孤独,去思考自己要做什么,想得到什么样的人生。

人的价值不在于你有多少个朋友,多少金钱,在于你想做什么,给这个自己和这个世界带来什么。而这些价值只有在你孤独的时候才能思考到的。

正所谓:真正的平静,不是避开车马喧嚣,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。

版权声明:xbinghai 发表于 2020-10-17 19:45:12。
转载请注明:享受孤独的人,才配拥有自由 | 1号小说